麻豆传媒怎么看

湖心岛的一片空地之上,陆渊等人的身形显现而出。

湖心岛其实很大,除了用来居住的楼阁之外,还有着大片的空地,起码用来战斗还是绰绰有余了。

看着面前的千仞雪,胡列娜朱竹清三女,陆渊微微一笑,说道:“今天的测试就不一对一了,你们三个一起上,让我看看你们联手,到底有多强的实力。”

“三个一起上,师弟,小心你被打成猪头哦,我们这里可是有两名魂王,一名魂帝哦,而且我们可不是一般的魂王和魂帝,师弟你到时候要是输了,可不要哭鼻子哦。”胡列娜冲着陆渊眨了眨眼睛,俏皮的说道。

“当然,如果你们能把我打成猪头,那我高兴还来不及呢,因为那代表着你们是真的成长了,就怕你们实力不济,没打几下就败下阵来了。”

“如果以三敌一都败了,那么今天晚上你们一个都别想逃,都一起吧。”

看着三人,陆渊轻笑着说道。

“三个一起?”听到陆渊的话,三女同时翻了翻白眼,暗啐了一口,这个家伙想的倒美。

“那个,我也可以了吗?”朱竹清先是暗啐了一口,然后像是发觉了什么一般,对着陆渊问道,清冷的目光中带着一种异样的神采。

“啊?你啊?”看着朱竹清的目光,陆渊立马就知道这丫头在想什么了,刚才自己一时嘴快,竟然把她也包括在里面了。

“你不算,就她们两个。”既然回过神来了,陆渊当即就又补充了一句。

此言一出,朱竹清的脸上露出一丝显而易见的失落,看着陆渊的眼神带着一丝幽怨。

昨日是夏天明天是冬天

“你还小,再等两年吧,等你十六岁再说吧。”看着朱竹清有些失落的眼神,陆渊轻声说道。

朱竹清并不像他一样,朱竹清虽然某些方面发育的极快,但是身体的发育状况却和一般的魂师差不多,基本上到了十六岁才算真正的发育完。

只有到了这个时候,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,才不会对她的身体造成什么损害。

现在朱竹清才十四岁,还是小了些。

他是因为有着二代黄金龙的血脉,所以发育极快,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相当于一般的男性魂师十六岁的身体状况了,现在十四岁大概相当于十八岁魂师青年的发育状况。

可以说陆渊现在已经是发育的差不多了,即便是以后,也不会有多大的变化了。

听到陆渊的话,朱竹清小脸黯淡了一下,不过片刻就又恢复了正常,陆渊这般做也是因为关心她,所以朱竹清虽然有些失落,但同时心中却也有着淡淡的开心。

“怎么样,对我的提议你们没有意见吧,当然了,就算是有意见我也不会接受,这件事就这么定了。”

陆渊挥了挥手,直接拍板定案。

“你,无赖!”千仞雪和胡列娜不禁又同时翻了翻白眼,心里好气又好笑,合着什么都是你决定,我们的意见压根不重要是吧。

不过看这个家伙这副样子,好像还真的就吃定她们了似得,她们三个的实力可都是很强的。

不过仔细一想,这个家伙,他显然更强,这一点,三女都心知肚明。

刚才胡列娜虽然那么说,但其实只是开玩笑,对自己三人联手能打赢陆渊,即便是胡列娜自己心里也根本没有一点信心。

毕竟陆渊的底牌太多,令人眼花缭乱,随便拿出来一样,她们三个都得歇菜。

为了不让自己三个人输的太惨,胡列娜觉得自己得提出一些要求。

“师弟,想要我们一起也可以,不过你得答应我们一个条件。”胡列娜美眸微眨,轻声笑道。

“什么条件?”陆渊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“你不能动用重瞳的能力,那东西的力量太开挂了,你要是用了它,就算你赢了我们,我也不服。”胡列娜说道。

“不动用重瞳?”陆渊眼眸轻轻眨了眨,说道:“行,我不仅不动用重瞳,就连海神神技我也不用,这下子你们要是还输了,总该心服口服了吧。”

“当真?”闻言,千仞雪的眸光一亮,她当初和陆渊战斗的时候,就是败在重瞳和无定风波之下,如果陆渊不动用这两样,那么即便是单独一人,她也有信心和陆渊一战。

毕竟她和陆渊武魂强度相差无几,但是她却要高上一阶,就算她本身越阶能力不如陆渊,但是打个平手应当问题不大。

如果再加上胡列娜和朱竹清,她觉得自己这边的赢面最少也有六成。

自己终于有机会再次打败小渊了吗?千仞雪暗暗想着,眸光中带着一丝兴奋,自从索托城大斗魂场之后,自己和小渊之间一直是自己被镇压着,难道今天自己又有再度翻盘的机会了吗?

“自然当真。”陆渊嘴角微笑,看着脸上带着兴奋之色的千仞雪和胡列娜,眼神中带着一丝戏虐,她们不会以为自己还是原来的自己吧,有了第五魂环的他早已经脱胎换骨了。

看来今晚有机会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了。

陆渊心中暗暗想道。

胡列娜两女自然是没发现什么不妥,倒是朱竹清眉头微皱,她的直觉一向非常的准,而且陆渊从来就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,她看向胡列娜和千仞雪的眼神有些怪异,她总觉得这两人今晚会过度劳累。

“既然都说好了,那么现在可就开始了!”陆渊轻声说道。

“那就开始吧!”千仞雪金色的眼眸一亮,带着浓浓地战意,今天的机会千载难逢,她一定要再赢小渊一次。

胡列娜同样是美眸之中含着笑意,从小到大,她在师弟的面前都是吃瘪的,魅惑能力更是对师弟没有丝毫的效果,今天或许有机会可以揍师弟一顿,她的心里可高兴了。

就算是事后要被师弟抓小辫子,打屁股,那她也认了。

至于朱竹清,她的想法就单纯很多,她只想向陆渊展示自己的实力,让陆渊知道自己的进步罢了。

她想让陆渊知道,自己没有让他失望。

  • |